所以說,這大概是一個circle


今天大概打了4 5個小時的game,感覺挺糟的。因為有許多事是比打game更需要去完成的,

無法在對的時間做上對的事,就會因為沒有充分利用到時間而覺得可惜。

生活說實在也算很規律,由於要賣早餐的關係,清晨五點多起床,六點出門,大約九點多到家,

加上一些哩哩扣扣的雜事,我是可以一天擠出八小時來畫圖的。

在決定唸設計系之後,畫圖這件事的感覺似乎就在工作與興趣間徘徊。

如果要給我八小時搞興趣那是輕而易舉,但要看成是八小時的連續工作……

歹勢,我做不到。

這是一個feel的問題,雖然現在都唸成fe-u,講著講著就離題了。

主要講的是,大概人在努力一陣子之後,就會想放縱一下。對我而言,這週期特別短。

我總是試著百分百掌握自己的行為,難道自己還不能夠完全掌握我自己嗎?

這聽起來理所當然到極點的問題,卻不如想像中那麼簡單,至少對我而言。

就算立了嚴峻的計劃,扣除掉不確定的原因,也不見得就會照著來。

知道是一回事,做又是另一回事。 於是就反覆的訓練這種所謂”掌握自己的行為”這件事。

而事實上,這東西好像的確是可以訓練的。

於是有時成功,有時失敗。 大凡每個人都希望成功越來越多,失敗越來越少,最後到達一種境界。

我姑且把這種訓練的過程稱作”成熟”

Leave a Reply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