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灣漫畫與蘿蔔

    這個時間我應該在趕稿畫點圖之類的,可是發生一些事,處理起來延了不少時間,索性再弄點時間在BLOG上吧。上禮拜去了出版社幫忙,在漫博會前的出版社其忙亂就不多談了,雖然最後好像也沒有幫到什麼,只能說是盡點微薄的人力罷了。

    我是很喜歡把歡樂帶給別人的一個人,我老覺得,痛苦的事物總是大量的、輕易的就出現在我們身邊,且存在感十分的強烈,難以忽視。另一說法是現代人壓力過大。就像畫圖愉快,截稿就不甚愉快等等。

    連我這樣的人都感覺到心情低落時你就知道事情有多嚴重了,多嚴重?非~~~常的嚴~~~重。

    我想我的誇飾是很生動的,你照著字面唸就可感受到一二。

    扣掉一些事情,其中更影響我的還是台灣本土漫畫的現況,好像有句名言叫:有些事情不知道會比較好。可惜我知道了,就像撞見叔叔跟阿姨在搞姘頭一樣,要當個盡責的小孩尖叫一下。

    阿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!!!!!!!!!!

    乾掉了………….,雖然我想藉由不斷的搞冷來緩和整個場地的氣氛,無奈這種低落如怨靈一樣彈簧般的纏住我身體,咳出來的氣都是嘆氣,完完全全就是情溢於文的表現。

    而在這裡可以知道作者在靠夭時文學素養會提昇一點,其他的時間只能盡力於找不出錯字這樣的方向發展。

    俗話說:”醜媳婦總要見公婆”,我這篇文章打到這,切入主題已是在所難免,但我的醜媳婦還是不想讓她見公婆,我甚至想安排她逃家出走,所以我不從本土漫畫講起,我從當代社會講起!

    這題目夠大夠模糊吧?這年頭就是要搞一些玄虛人家才會覺得你很屌,好像尼采說過吧,人類最黑暗的時代來臨了,人類將不會反省自己,取而代之的是嘲笑與譏諷。

    你要一個人口頭承認錯誤難,心裡承認更難,當你懷疑他的錯誤是不是一種錯誤,我的正確是不是一種正確時,這一切將變成一片渾沌。這種思考在現代社會裡是絕不合時宜的,因為它沒有效率,它不能很快的結束一件事情。

    所幸的是這種思考有一個好處,就是它沒有成見。

    當你開始懷疑自己的成見是不是成見的時候,成見就不知道要擱那去了。

    雖然這是消滅成見的特效藥,但是常用除了不能結束事情之外,還會被當成瘋子。

    本土漫畫正陷入某種成見中,劇情漫畫獎年年辦,難道都沒有出現好的作品,更甚者是具有商業競爭力的作品嗎?當然是有的,隨手舉幾個作品

任正華老師的子息

 ICELOG老師的二聲春秋

十樂寺老師的潘安艾力士

張放之老師的寶貝熊

絕對都是具有實力可賣錢的好作品。

而且就剛才的例子說起來,作品範圍幾乎涵蓋兒童少年青年三代,而ICELOG老師本身為同人誌出身,涵蓋範圍又更廣,說沒有人材是絕不可能的。

    但當漫畫家不易,當台灣漫畫家更不易,我們老是校長兼撞鐘、創作兼行銷、任老師甚至連辦雜誌都自己來了(樂透月刊),每個人一天都是24小時,雜事越多,思考與創作時間就短,相對於日本的組織性漫畫(主筆以降,6~7人為一組合力完成一部作品)來看,與其去期待集創意與行銷口才於一身的天才或鬼才、這種不畫漫畫還可以去當神棍的人的出現,還不如把工作好好的分配好。

    一個蘿蔔一個坑,對著蘿蔔嘴砲不如把蘿蔔種到土裡,會畫的去畫,會講的去講,除此之外,任何爭吵都需式微了。
  
   
   

   

 

 

   

Leave a Reply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