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吃

 

“我喜歡吃,而且我對吃沒什麼研究”

摘自相聲瓦舍2007劇  “鄧力軍”

上面那一句呢,既不是名言,也不怎麼勵志,充其量只是一句相聲段子罷了。

那到底用這一句既不是名言,也不怎麼勵志的相聲段子的我到底有什麼企圖呢?

沒有

只是想用而已,

就跟

“我老母跟我講要早點睡”

摘自我老母  “2008年固定會出現的嘮叨”一樣。

    這篇的題目叫關於吃,不過跟推薦美食八竿子打不上關係,我只是想談談我的飲食經驗而已。

    在我的老家嘉義有條街,是我每次回來常常會去覓食的地方,在那條街的中間地帶,有一家只有六日才會開的傳說中的肉圓。

很神奇,然後不太好吃。

更神奇的是這樣也開了十幾年

根據我跟老闆打聽的結果,原來是平日有事幹,週末沒事幹才來賣這個肉圓,做生意做成這樣也算奇葩。

然後我也去吃了不只一次,畢竟他也開了好幾十年,不去捧場一下好像對不起這種南部人特有的悠閒。

    吃完肉圓之後往前走約300公分(對拉就是在隔壁)有一家東山鴨頭,也是老牌,基本在這條街上老攤跟新攤的比例大約是八比五,然後慢慢的變成八比四、八比三,並不是新攤拼不過老攤,而是老攤都不倒,

新攤也慢慢的變成了老攤,於是乎,老攤不死,只是變多。

    這家老攤的對面也開了一家東山鴨頭。也就是說,隔著一條馬路、兩台車距,這兩家打起了對台,想必新人必定來勢洶洶,準備了什麼獨家秘方來個鳩佔鵲巢!

    結果也沒有強到那去,夭壽的是,也不難吃,大概跟對面一樣好吃。

    問題是,我要兩家差不多的東山鴨頭幹嘛呢?我只聽過超商為了搶據點可以把自己的分店開在自己的對面,可沒聽過鴨頭也能這麼搞阿?

    我實在很希望老闆可以去換開個滷味什麼的,這樣我就可以邊啃鴨翅邊吃豬耳朵了,或許再來杯國小斜對面的一杯十元紅茶……嘖嘖嘖,我指的十元不是店名,是價錢,這紅茶有多會煮?它可以在讓你沒加糖的情形下依然喝的到茶的甘甜,在坊間一堆沒加糖就好像在喝農藥的紅茶中,老闆的用心實在讓人不禁雙掌合十大喊一聲:

“佛心來的嘛~~!”

    幸好我已經暫時不住老家了,不然把茶當水喝的日子實在不能一直過下去。

    回到北部,一杯五●嵐的紅茶要價二十五大洋,味道如何見仁見智。不過可能是喝過不錯的紅茶,可能是微糖無糖的加習慣,第一次喝了杯微糖的紅茶,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,看著絡繹不絕的顧客,熊熊的產生了一種”是不是我的味覺很奇怪”的錯覺。

    當然,對於食物而言,覺得好不好吃其實不一定在食物本身的味道,而是摻雜許多外在因素,譬如最簡單的飽跟餓,天氣好壞、有沒人陪都會影響對於美食的記憶。你可能吃過很貴很好吃的東西,但是冷冷的下雨天可能還是會想吃巷口的臭豆腐,

雖然它可能依然不太好吃。

 

4 comments

Leave a Reply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