湯與蒜泥與中式早點與愛


最近很喜歡喝湯

講最近也不過一、兩個月,不過對湯的需求莫名其妙的增加了。更仔細的說,變的喜歡吃些湯湯水水的東西。

舉凡味增貢丸豬血粉腸紫菜蛋花酸辣蛤蜊肉骨酥湯,或是濃湯,還有羹麵蚵仔麵線等等,最近老愛吃這些東西。

好像已經好久沒吃油炸品了,像雞排什麼的以前在台中沒兩天就會吃一次。講實在話只是因為附近沒什麼好吃的,好吃的都

要跑。在又懶又不知道要吃什麼的情形下,一些炸物加一兩杯便宜的綠茶就可以打發掉一頓晚餐。

想起來真是不健康到了一個境界阿,所謂時勢造英雄,減肥要游泳,在不運動又亂吃的情形下,本錢大概消耗的七七八八了。

    所以我們講到中式早點,當然這跟前面那段文沒關係,是我硬扯的。

講到中式早點就不得不提蒜泥,只要是有點良心的店家桌上總會擺上那麼一罐,隨客人喜好增減。

這小玩意兒對中式早點的契合度簡直就是前無古人,後無來者。幾乎所有的中式早餐都可以來上那麼一匙。

碗稞?  OK!!

炒麵?  OK!!

羹麵?  萬歲!!

蚵仔麵線?  絕配!!

其他各式湯品也都可以加上一點,那綿密的口感,溫醇的辣味,強大的包含性,讓人口水直流

不知是來吃蒜泥還是來吃麵的。

或許你可以叫我”蒜泥控”,想必我會很樂於接受

可是這小品要是用在西式早點上就顯得格格不入,譬如”蒜泥蛋餅”?  煎好的熱狗上淋上蒜泥?

可能我是吃的下,不過美味就提不上也。

從一個宏觀的角度看來,中式早點代表著中華文化特有的融合感,陰陽太極就好像蒜泥跟黑醋在肉羹上調和。

而西式早點就充滿了侵略性,熱狗一根就是一根,沒得商量的。就算你為了食用方便把它切成一截一截的,商人還是會推出一口熱狗這種玩意兒,俗稱鑫鑫腸。

它,還是一根。

蒜泥可以優雅的溶入碗稞的醬汁之中,但是蕃茄醬卻不行,它最多只能包住你的薯條讓你搞不清楚是在吃蕃茄醬還是薯條

而且就算包成一隻紅通通

它,還是一根。

難道沒人覺得西式早點的形狀都很幾何嗎?長方形,三角形,四方形,圓形。

所以我在吃西式早點時總覺得有點遺憾,當然這不能表現出來,應該不會有人想看到一個胖子對著熱狗嘆氣。

不過我也不會對蒜泥微笑。

因為我是一個有點害羞的蒜泥控

Leave a Reply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